领导讲话 - 领导发言 - 领导致辞 - 会议 - 表态发言 - 竞聘 - 主持讲话 - 开业致辞 - 开业讲话 - 仪式 - 开幕式 - 就职 - 离任 - 年终 - 代表发言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钻爱网 > 发言致辞 > 竞聘 > [《礼拜二午睡时刻》备课札记]礼拜二午睡时间

[《礼拜二午睡时刻》备课札记]礼拜二午睡时间

来源:竞聘 时间:2019-10-15 08:00:29 点击:

《礼拜二午睡时刻》备课札记

《礼拜二午睡时刻》备课札记 无疑,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礼拜二午睡时刻》就鲜明 地印证了这一点。

一、人物:冷热自明 衣衫褴褛、矮小孱弱是这位母亲留给读者的初印象,她 的话语则全然颠覆了这种认识,如:
“你最好把车窗关上,”一个女人说,“要不,你会弄 得满头都是煤灰的。” “你要是还有什么事,现在赶快做好!”女人说,“往 后就是渴死了,你也别喝水。尤其不许哭。” 这两句话完全有别于一般情况下母亲对女儿的叮嘱,在 斩钉截铁般的告诫里,我们读出了一位近乎苛刻的母亲掩藏 于心的慈爱。冷酷的话语背后,是关爱女儿的脉脉温情,以 及对祭拜客死他乡的儿子一事的郑重。母亲命令女儿穿鞋、 梳头,用端庄的仪态去面见神父,是她强烈的自尊自爱心理 的外化。“不许哭”三个字更凸显了她坚毅的性格,正是这 种有意的克制打动了神父,使后者超越了世俗的樊篱,并进 一步受到了心灵的洗礼。

冰炭不言,冷热自明。小说中的母亲初始还用冷静的话 语包裹着自己,在与神父谈及自己的独生子时,母亲冷若冰 霜的神色中已流露出坚冰融化的痕迹。

我告诉过他不要偷人家的东西吃,他很听我的话。过去 他当拳击手,有时候叫人打得三天起不来床。“是的,”母亲证实说,“那时候,我每吃一口饭,都 好像看到礼拜六晚上他们打我儿子的那个样子。” 这位被当作小偷打死的儿子,在母亲眼里,是一位的的 确确的好人,他沉静、忍耐,一如自己的母亲。母亲深情地 追忆他所承受过的苦难,含蓄地表达了母爱,从而激起读者 的思索:我们到底该怎么评判这个死去的人?小镇人冷眼旁 观的行径、雷薇卡太太多年所受的孤立以及神父油然而生的 悲悯情怀,都给读者留下了更大的感悟空间。

二、情节:冷热互衬 小说情节自然发展,从母女两人乘车前往一个遥远的小 镇为开端,以母亲不顾炽烈日光和围观众人目光双重的“炙 烤”,坦然前往墓地作结,叙事方式克制,情感内敛,一切 都借助冷漠与热爱的情节张力显露出来。

整个故事源于幼年马尔克斯真实的人生经历。在一个与 小说如出一辙的小镇里,一个被镇上显贵一枪打死的小偷, 用一张痛苦扭曲的脸带给儿时马尔克斯多年的心灵震撼。由 于生活所迫,成年的马尔克斯在一个礼拜二午睡时刻不得不 再次与母亲回到那个让他心生梦魇的小镇,烈日灼灼,多年 前那对祭拜小偷的母女霍然浮现在了眼前:
他们都擎着黑伞以躲避灼人的阳光,但对路边同样灼人 的恬不知耻的观客目光,她们毫不在意,从容走过。这是那 个贼的妈妈和小妹,她们要为那个可怜的墓碑献花。(《马 尔克斯回忆录》)妇女和神父初见的一幕,属于冷静叙’事,那些镇定的 话语背后,却汹涌着情感的激流。正如一条德国谚语所说:
“树结疤的地方,往往是最坚强的地方,反之亦然,最硬之 处,也必是最痛之处。”母亲用冷静的言行诠释着无可撼动 的母一爱,不动声色却又冷静坚决地捍卫了儿子的尊严。

“母亲的心是一个深渊,在她的最深处,你总会得到宽恕。” (巴尔扎克)正是母亲的淡定自若,让以聆听他人忏悔为天 职的上帝代言人局促不安,神父隐秘的内心似乎不屑于记住 一个小偷的名字,却在超越了世俗与道德樊篱的母爱面前感 到紧张,心生内疚,俨然发生了角色的互换。

母亲连续三次用平静的语气念出了“卞洛斯·森特诺” 这个名字,传达着对儿子不事渲染的爱。母亲神色笃定,神 父自惭之余对她肃然起敬,并进一步表达了自己的关切之情。

整篇小说保持着蓄势待发的态势,显性的冷静与隐性的热烈 互为表里,从而产生了比大肆渲染更好的表达效果。

三、环境:冷热对照 酷热的自然环境创设了人物活动的空间。贫瘠龟裂的土 地,荒凉静谧的旷野,如蒸笼般的小镇,被野草挤裂的花砖 ……生活在其间的人们似乎还印证了这种隐喻:在热浪袭人 中萎靡不振,而这正是在殖民掠夺和政权反复之下极端贫困 的拉美社会的真实写照。

物质的匮乏衍生了精神的愚昧。一个母亲眼里的好儿子, 从事着卑贱的拳击手职业,最终被钉在有着小偷标签的耻辱柱上,这是一个穷人的宿命。这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可怜人, 是千千万万饱受压迫的拉美人民的真实写照,是惨遭蹂躏的 社会底层百姓的生活缩影。可怜而不自知,甚至沦为愚昧的 看客,这样的情形并不鲜见。鲁迅小说中脖子像“被无形的 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的围观者,《礼拜二午睡时刻》里 乱哄哄的小镇人,冷漠的心理与爱热闹的行径构成了鲜明的 反差和强烈的对照。

在“小偷”卡洛斯·森特诺背负的十字架上,母亲对儿 子的挚爱与小镇人对异乡人的冷漠构成了两极,神父的悲悯 与读者的反思则构成了另外的两极(如右图):
正是这位自尊、坚强的母亲,用宽容和慈悲扮演了“唤 醒者”的角色,她用孱弱而坚毅的力量,融化了神父及其教 民冰封的内心,逼视小镇的人们从“梦中”惊醒,反思自己 的行为,思考彼此的命运,这正是这篇小说蕴含的主题深意。

现实中的马尔克斯在历史的那一幕浮现眼帘时,或许会 幻想自己变成了当年那个贼,被遗弃在世界尽头;
小说中的 卡洛斯·森特诺若泉下有知,一定会因沐浴着圣母的光辉而 获得安抚,从而摆脱曾遭万人唾弃的灵魂深渊。虽然母亲携 带的那束花枯萎了,但人文主义者心中依然在编织着一个又 一个美丽绝伦的花环。

推荐内容

钻爱网 www.zuanai.cn

Copyright © 2002-2018 . 钻爱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08529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