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计划 - 月计划 - 个人计划 - 实习计划 - 银行计划 - 班主任 - 护士计划 - 护理计划 - 财务计划 - 销售计划 - 培训计划 - 工会 - 办公室 - 教学 - 党支部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钻爱网 > 工作计划 > 年度计划 > [程维创业故事]名人的创业故事简短

[程维创业故事]名人的创业故事简短

来源:年度计划 时间:2019-08-03 15:41:12 点击:

 

程维创业故事

程维创业故事 程维创业故事 创业路上都是孤独的 在创业的时侯,我就告诉自己,专心做公司,3年内不出来分享所谓 的经验。我觉得还在创业就出来分享,都是在吹牛。如果只是做到了七八十分, 就会吹到一百分;做到五六十分,就会吹成七八十分。这次决定出来参加分享, 是因为我对创业者的处境深有体会,创业的路上都是孤独的。

 

当初,我在阿里支付宝工作,决定创业后,没有直接辞职而是又在阿 里待了9个月,在想创业做什么。当时觉得创业的机会很多,但现在想来,当时 对创业的想法都是很浅薄的。

创业前期需要冲动,但不能一直只靠冲动,最后一定要形成自己对商 业的判断。

美团网的CEO王兴鼓励我出来创业。当时王兴就已经创业了三四次了, 他有了经验,对商业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在巨头的阴影里与巨头共舞我也一直生 活在巨头的阴影里,这是一个时代的背景。

早期,BAT创业的时侯,当时的巨头是华为、万科,而且他们看不懂 互联网。但今天,巨头都身处时互联网行业,他们对创业公司也很紧张,也有自 己的顾虑。如果他们盯上了你,来找你谈,是一件好事,说明你做的事情已经引 起了他们的重视。如果他们还没来找你,说明你做的还不够大,没引起他们的重 视。

但在细分领域,如果做的最好,一定能够打败巨头。

做滴滴就是不断的闯关 最后决定做滴滴,其实更多的是靠个人直觉的。

我之前在阿里工作,杭州北京两边跑,经常因为打不到车误机。我老 家是江西的,有一次老家的亲戚来北京,定了在7点王府井附近吃饭,结果他们5 点半来电话告诉我在打车了,等到8点又电话问我能不能去接他们。有创业的想法后,我咨询了周围的人,所有的人都说不靠谱。但这是 正常的,这就是创业的第一关,只有闯过这一关才可能成功。一开始(2011年, 对司机师傅来说,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所有的都跟我说,司机连智能手机都 没有,做打车软件这种想法根本不靠谱。

但正是市场基础不成熟的情况下,创业才可能成功。现在,智能手机 已经普及了,司机和乘客的用户习惯也教育好了,市场已经成熟了,但这时候, 你再做打车软件,基本上没有机会了。

所以,你会听到很多质疑的声音。我每天都在问我自己这个事能不能 做,反复衡量,不停的问自己,不停的磨砺自己。这就是创业的第一关。

投资人的建议是可以听一听的,好的投资人看过很多项目,对行业有 判断,他们的建议确实能够帮助你。要不停的补短板。很多人问我滴滴创业过程 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在我看来,创业很少有最大的困难。现在的创业是平衡的 创业,不像过去依靠长板去赢。现在的创业过程其实是不停的补短板的过程。一 开始,决定做滴滴,主要就解决两个问题:开发软件和线下找司机。

我是从阿里出来的,业务能力是偏线下的。我认识的有线下背景的创 业者,95%面临的困难都是找不到技术合伙人。我自己也是,线下的执行力是有, 但是我没有技术合伙人。

一开始就做了决定,用两个月的时间上线滴滴软件。

摆在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自己组织团队开发,要么外包。自己也不 懂,当时就觉得,自己找团队的时间也挺浪费的,不如找外包。看了好几家外包, 其中一个自称,E代驾是他们做的。当时就觉得,既然做过E代驾,应该可以。

就去跟他们谈,我问他们做一个打车软件多少钱。结果,他问我,“你想要多少 钱的。”我知道,原来这个也是可以讨价还价的啊。

他介绍说,有10万的,有8万的,也有6万的。我想了一下,要了个8 万的,常识吗,选中间价位的。当时候,自己根本不知道技术分iOS端、安卓端、 前端、后端。2个月后出来,对方交付产品时,完全不能用。对方说,50%的几 率可以响了,就是说用户呼叫两次,司机师傅那里可能响一次了。因为当时没办 法,又着急上线,我就跟对方商议,能不能再改进一下,75%能响的时候在上线。

人总要为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付出代价,创业没有侥幸。等到你真的痛的时候,你就会去补短板。

比做产品更不容易的是线下 当时,北京有189家出租公司。我们定的目标是两个月内突破1000个 司机。结果40天里,还没有一家出租车公司肯跟我们签约。

每天早上,线下的同事都信心满满的出发,晚上又灰心丧气的回来。

每次回来他们都很气馁,他们每天都会被问同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没有交通委 员会的红头文件。每天都会被问,有个同事就问我,家里有没有在交通委员会的 亲戚,我还真的去问,但我老家是江西的,真的没有。

当时就像,换个城市试一试。想到深圳,觉得深圳是个比较开放的城 市,结果,还是碰到一样的问,对方都会我们地推人员:你们有没有交通委员会 的红头文件。等到你努力到无能为力的时候,你觉得走头无路的时候,上天就会 给你开启一扇窗。到了第40多天的时候,一个同事就高兴的给我打电话,说有一 家出租车公司愿意跟我们合作了。是昌平一家出租车公司,很小只有70辆出租车, 叫做营商(音)出租。当时对方也不知道滴滴能做什么,就是跟我们的兄弟喝酒喝 高兴了,觉得挺不容易的,趁着酒劲就答应了。我现在在路上看到了营商出租还 会特别的亲切,充满了感激。我们就觉得看到了曙光。

一家签约之后,我们再推广,就可以跟其他人说:你看营商都和我们 合作了,你要是不和我们合作,人家的司机赚钱多,回头你们的司机就都跑人家 那里去了。接下来一个星期内,我们又签了4家出租公司。我打电话给深圳的兄 弟说,你看北京有突破了,你们还没有突破就是你的问题啊。他想了一下,觉得 我说的也对。

慢慢的,出租车公司有了,我们就要组织给司机培训。我记得特别清 楚,有一次是我亲自去做的,那个出租公司在大兴,在监狱旁,我打车过去,对 方一听去大兴监狱附近,就不愿去,对我说:要不,你在换一辆出租车吧。

我觉得自己讲的特别的真挚。我说,我是阿里出来的,我虽然是出租 车行业的门外汉,但是我做互联网很久了,我在阿里,帮很多行业提高了效率帮 他们赚了钱。

说自己出租车是门外汉,但互联网做了很久了。帮很多人提高了效率, 但是出租车行业没有变化,我们的软件可以提高你们效率,帮你们赚更多的钱。我自己觉得讲得很诚恳,但下面的司机根本没人看我。他们最讨厌的就是开会, 耽误赚钱还经常被推销各种机油汽油,他们就觉得滴滴是新型的骗术。

当时100个司机中不到20个人有智能手机,一般每天只能装7、8个。

有天有个同事特别高兴的打电话跟我说:今天获得了巨大的突破,装了12个。我 自己想一想,觉得特别凄凉,我们计划两个月装1000个,现在一天只装7、8个, 真不知道公司什么时侯能做起来。

努力到无路可走,上天就会给你一扇窗 创业的时候,很多事都没有想到过,没有考虑过技术合伙人,也没有 思考过市场、运营、CFO这些都可以干什么。技术外包不靠谱,就开始找技术合 伙人。

为了找到可能搭档的技术合伙人,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我找了支付 宝的同事,让他帮我拉了一个他认识的在北京工作的技术人员名单,我一个个的 跟他们去谈,但是都不愿意出来。我一个堂哥在老家开网吧,是计算机毕业的, 我就问他有没有同学在北京工作的,也没有。

有一天,我忽然看到新闻说搜狗和腾讯的新闻,当时就想,大公司有 变动的话,不就有技术人员会跳槽。我去腾讯,去百度,约他们吃饭喝咖啡,但 是还是没有。我现在就相信,等到你努力到无能为力的时候,上天就会帮你。我 偶然加了一个微信群,在里面说了几句话,结果有一个人自称是猎头,问我想找 什么样的人。但是,认识了这个猎头后,他就没消息了,一个月没消息。但突然 有一天,他说,手里有一个人了。我就赶紧约了见面,就是我们现在的CTO张博。

我现在相信,有些人真的跟你就是有缘。我很少对一个男人有这种感 觉(笑),就是一眼就知道,他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当时,跟张博谈完,我特别 兴奋。一出门口,我就给我的天使投资人王刚打了一个电话说:这就是上天给我 的礼物。

有了合伙人之后,一切的问题就迎刃而解。

产品一定要做到70分以上 找到张博后,张博说产品不行,但时间不能在拖了,必须要上。就硬 着头皮上,能响就行吧。我去交通委员会演示,结果,我呼叫了两次,所有人盯着看,看了30秒没响。我当时就想钻地洞,关键的时候,它没想。再后来,我再 去我就带俩手机,哪个响演示哪个(笑)。

所以,产品一定要做到70分以上。我曾经把我的产品拿给王兴看,我 对产品自信满满,结果他看了一眼说了俩字:垃圾。

我说,你能不能对创业者鼓励一点。王兴说:你看看现在的互联网产 品,哪里还有需要注册的。我们原本想还每个软件向司机师傅收3块钱,后来发 现,我们还得给司机补贴(笑)。

流量是一个大问题。一开始没有订单,有一天一帮司机找到我们公司, 我们公司当时很偏远的,他们找来了,当着我的面摔手机,说我们是骗子,说:
一天十几个m,没有一个订单。我说m是什么,后来发现是流量,他们不知道M是 兆。

没有订单,还要走流量,那些司机师傅根本就不开软件。有一天,我 们看我们软件,发现北京只有16个司机在线。地图上就亮了16盏灯。我就说,起 码有16个司机相信我们的,我们不能让这16个人失望,不能让这16盏灯灭了。没 有订单,我就找人去打车。

我面试了一个人,他问工作是什么,我说打车。我每天给你400块, 你就绕三环打车,不要去昌平,资金有限,省着点花。我觉得他应该是最轻松的 人,但他跟我自己很痛苦。他说:你很难体会一个打车的人的痛苦。我早上出门 要设计路线,我打到了三元桥,想换一辆车却别的地方,结果那个司机师傅也不 走,还等着再拉一个,我再三元桥无事可干,我想走又不能打,怕上车被看出来 我是一个托。

我说,那要不你就去发传单吧。他问我去哪里发,我说你去人多的地 方。结果,他就去西站发传单,在北京西站的一个天桥下,刚把传单拿出来,就 被人摁住了,给我打电话,说在派出所,被当成上访的了。跟派出所的人解释, 对方也不知道滴滴什么。后来,他去了易到用车,我们还经常联系。

产品上线一切才只是开始 原以为产品上线是一个门槛,但是上线只是一个开始。早期太苦了, 我们不知道怎么提高流量,连张博都一起想办法提高流量。我们用了很多办法, 我自己还去小区的电梯里贴传单,去国贸的路边发传单,但都没有作用。还是那一句话,努力到无能为力,上天就会帮你开一扇窗。

一个事情有很多面的。我当时在支付宝做团购,跟拉手的吴波,美团 的王兴都聊过,吴波偏市场营销,王兴注重技术,都没错。都说拉手烧钱,我觉 得拉手不叫烧钱,它只是帮大家教育了市场。(滴滴烧了很多钱后),我有这个资 格说拉手不叫烧钱。

当时觉得,团购已经很少钱了,但今天我们的竞争程度比团购激烈100 倍。

我们的第一个对手是摇摇。当时摇摇做专车,2012年4月他们就拿到 了红杉资本和真格基金的350万美元A轮融资,我们后来的天使才80万元。他们 已经有用户基础,资金是我们的100倍,他们转型做打车。

当时,摇摇的第一个策略是在广播电台做了一个广告,介绍自己的软 件,然后说2周后去一个地方开会。他们做那个广告花了30万(数字可能有误), 我们一共只有80万元,这仗没法打。我们一筹莫展,一位负责后勤的同学说他有 办法。

当时流行电视购物节目,都会在结束后接一句:即刻起拨打电话xxx。

我们负责后勤的同事就出主意,说我们接着摇摇后面做一个:现在拨打电话xxx 即可下载安装,反正司机师傅也分不清摇摇还是滴滴。

结果等到两周后,摇摇开会的时候发现没人去。他们打电话问司机, 司机说,我们已经安装好了啊,不是拨打电话xxx就可以安装了吗。

摇摇的第二招是租下了机场的一摊位。我们也找了各种资源,也认识 机场的人,但是机场的摊位还是被摇摇租去了,有时候认识人也没用,还是看钱。

摇摇当时比我们出得钱多的多。我现在的感觉就是,你遇到这样的出手很辣的对 手,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去赢。后来,我们一位同事谈到了西站一个摊位,4000 块(数字可能有误),30万没有,4000块我们还是有的。工作人员穿着工服站在那 里帮司机安装软件。那时候,司机们也不懂什么是智能机。我们的工作人员就挨 个问,是不是诺基亚的(诺基亚是功能机),要不是,就拿过来,给他们装软件, 然后给他们一张宣传单,让他们回去看怎么用。一分钟装一个。

所有的细节都要考虑到,在厕所旁边,我们要考虑是他进去的时候发 传单,还是出来的时候发传单。进去的时候发,出来的时候那张传单就没了(笑)。有些事,你一辈子也不能理解 你可能一辈子也不能理解的,就坚持和拼搏。事情做没做成,就看有 没有用心。我们有了司机后,订单的压力就变得更大。对平台最重要的就是运营, 是线上线下的平衡。2012年北京的雪特别多,那个大雪的夜里,我们的订单一夜 之间过了1000单。

其实我想想都后怕的,你看2013年,2014年雪下的那么少。如果没有 2012年的大雪,我也不敢想。所以,我们现在开玩笑,说我们的市场部,都变成 了天气预报部了。我们的运气是好的,但这些运气首先是我们在不停的努力,一 直把事情做到了极致上。

平台类的打法,是双边交易市场的模型。其中的关键点是低门槛,你 看马云还讲开放,淘宝这么大的体量还是不收费。今天零门槛都没用了,我们还 要去补贴用户。

一些创业公司走差异化,但是有些差异化是无效的。比如,一些租车 公司投资硬件,给司机发iPad,这个也被证明了是不行的。给行业做基础建设没 效的,都在装硬件的时侯,我们就不去做这个,我们把滴滴做到最好用,装到他 们的硬件上去才是最有效的。

接下来,就看谁能跑得快,然后把业务结果变成资本。在A轮前,我 都没有见过投资人。你要记住,投资人都是锦上添花的,没有雪中送炭的。你一 定要等到公司做到了一个点,自己要知道到了这个点,再去找投资人。

当然也有一些可能做小而美。但今天的背景是,钱不值钱,人人都有 钱的时候,在资本驱动下,是有可能会摧毁产品的短板的。

我现在对创业者的忠告就是:要迅速、有效的去试错,去找到最有效 的打法。

一开始,最多在一两个城市先把自己的模式验证好,要把自己的最精 锐的部队放进去验证整个打法。

但很多人都死在上面。之前我又一次做分享,说最重要的是速度。结 果,一个初创公司回去就迅速扩展到北上广深,它招了很多人,接着就是大裁员。它买了房子借了很多钱,最后又回到了原点,现在借的亲戚的钱都还没还上。我 们烧了很多钱,也有了很多经验。一开始就打一个城市,要一个点打破了,再横 向复制。我们的投资人开玩笑说,可能会把26个字幕都融完了(笑)。

CEO的任务就是组建梦幻之队 我40%的时间都用在了招聘上。我见关明生,阿里的第一任COO,他 加入阿里的时侯还是2000年,就说:给我讲讲马云怎么组建团队的。你看三国演 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讲他们如何加盟的。怎么找到他们,怎么判断他们。我们 早期工资只有5000块,一视同仁,但怎么样打动他们,怎么融合,这里占据了我 工作的80%。我得不断的让团队越来越强大。业务都是假的,团队才是真的。没 有好的运营,没有融资,团队也是假的,所以我们的第一天条是:一切问题,都 是管理者的问题。

首先,你要敢想。看到柳青,我也紧张,不能论是能力还是人品,柳 青都好的让人紧张。怎么去跟她谈,我也别紧张。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需求。迈出第一步最难的。

柳青(加盟滴滴前,柳青是高盛亚太区董事总经理)原来的工资是400 万美元,我说跟她说,工资的一半都是你的,剩下的是我们的。

聊了一个星期,我说我们一起去一趟拉萨吧。说走就走,我们接着就 定了机票,一共8个高管,一起飞到了西宁,租了两辆车,计划三天开到拉萨。

我也不知道拉萨在哪里,就是有一个模模糊糊的目标。第一天,我们到了青海湖, 原计划是住宿的,但天还没黑就继续往前走,结果下雨,又是山路。好不容易开 到了一个小村庄,有个小宾馆,黑马河宾馆,我们进去又被下出来了,里面都是 狗。那一天,我们开了1700公里,好不容找到了一个宾馆。两个司机都发烧了, 他们跟我说:其实我早不行了,我一路上都是方向盘顶着胸口开过来的。在那个 宾馆里,8个人吸了3000块的氧气。等开到了喜马拉雅山底下就哭了,我就想, 这就是创业路,团队就需要信任,我是把命交给了司机,我就信任他们。

结果,一位同事问我哭什么,我告诉他后,他也哭了,他说想起自己 以前的弟兄,他们也是信任自己(自己却加盟了滴滴)(笑)。

那天,柳青写了一个很长的短信说:决定了,上路了。

我们一个月烧钱烧掉三四亿人民币,压力非常大。半年后,决定一起去旅游,原本是要去耶路撒冷的,但那里在打仗就改去了土耳其。

在土耳其,周围都是外国人,我们这些背景、想法各一的人,就是一 个团体。我们晚上就一起做一个生命树的活动,聊人生,聊怎么变成了现在的自 己。经历了哪些些事情,哪些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我们讲别人都很厉害,但 讲自己都很难的。一旦讲出来,彼此就都变得很信任。

我们坚持了20期了,每个月都会把六七十位管理者拉到一个封闭的地 方,第一天讲业务,接下来就是做各种活动,彼此融合。

创业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吧 就像一艘船,船长是不能弃船的,船沉了船长要跟着一起死,企业的 路大于人的一个寿命。

就像麦哲伦航海,他当年带了三艘穿出去,碰到了无数的困难。

人在没有希望的时侯,是会疯狂掉的,还有哗变,每天要面对无数的 挑战。但他有坚定的信念,每天都清楚的知道自己要走哪条道路,所以他做到了。

实都是一样的,这就是人生的修炼。在这个时代,不创业是会后悔的。

关于投资的建议 天使要找有经验的人,朋友的钱最好不要。因为创业初期,一个错误 就死掉了。从天使到A轮,最重要的是验证自己的商业模式,在这之前,投资人 是不会投你的。只要投资人不打款,都是扯淡。要忘记他们的nice。我们的投资 人,见面都没有超过两次的。好的投资人,一定会告诉你,下一次见面的时间。

每次要有两个备选投资人,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值多少钱,有两个,这样就不会 太亏。

A轮的时候,我没想融很多的。第一家,他说要投500万美金让我们 等一下,结果等了2个月,他说有新想法。之后见了30十个投资人,在市场没有 突破的时侯,见他们也不会投的。但是,当时,见他们是有帮助的,他们看过很 多项目和行业,能给我们很多经验,启明,经纬给我们的建议都有帮助。

但等到你的市场做起来后,你就要敢问他们:我要找最好的投资人, 你有什么能帮助我的。每一次谈判,每一个条款都可能决定公司的生死。不要心疼钱,要找到好的代理中介,这是值得的。

钻爱网 www.zuanai.cn

Copyright © 2002-2018 . 钻爱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08529号-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