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委 - 政府 - 县域 - 人大 - 政协 - 改革 - 党章 - 城建 - 干部 - 国旗 - 档案 - 人事 - 计生 - 纪委 - 驻点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钻爱网 > 党委政府 > 政协 > 关于父爱的感人故事 感动父爱的简短的故事

关于父爱的感人故事 感动父爱的简短的故事

来源:政协 时间:2019-08-16 08:38:07 点击:

关于父爱的感人故事

关于父爱的感人故事 关于父爱的感人故事篇一:疼痛的亲情 十年生死两茫茫。转眼间,父亲离开我已经十余年了。十余年来,每 当忆起父亲,留在记忆里最深的总是他的疼痛。

父亲生于20世纪30年代,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在兵荒马乱中度过的。

安定下来后,刚生养一窝孩娃,又遭遇了动荡贫穷的岁月。

父亲身材矮小,瘦肩圆腰,在田里劳动,吃的苦多,挣的工分却少。

土地分下来后,父亲一边侍弄土地,一边织网捕鱼挣些零钱,以补贴家用。从这 个时候开始,他的气管炎日益严重,呼吸如拉风箱。他白天在外劳作,晚上回到 家里,还要就着油灯昏暗的光织补渔网。他粗短的手指穿针引线,不一会儿被鱼 儿挣破的网洞就恢复如初。父亲睡眠很少,为了能够赶到远些的地方捕鱼,他常 常是踩着鸡啼出门,暮色四合时才挑着渔网湿淋淋地回家。记忆中,父亲身上总 是带着一股鱼腥味。

20世纪80年代末,鱼塘几乎都被人承包了,荒郊的野塘里鱼非常少, 父亲很发愁。农闲时,他就一个人坐在门前的枣树下发呆。我们一家人都担心他 会闷出病来。后来,父亲改行跟人学种西瓜。由于需要摸索种瓜技术,再加上他 捕鱼时养成的习惯,父亲往往一整天都在地里忙碌。饿了,就吃点随身带着的干 馍;渴了,随便掬一捧沟里的水喝。这时他的另一种病——胃病也开始折磨他了。

我清楚地记得有一天中午我去喊父亲吃饭,看见他侧着身子躺在瓜地的埂上,用 双手压着胃,锄头横在身边,而四周是起伏着的连绵绿色。

最折磨父亲的病是疝气。病开始发作的那几年,父亲还能忍受,一会 儿就疼过去了。后来疼痛持续的时间愈来愈长,疼痛也愈加剧烈。父亲坐在小板 凳上,上身向前向下压,双手紧紧地按住小腹,头上脸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可是,我们谁也不能分担他的痛苦。

岁月的河流带走了太多的往事,而这些关于父亲疼痛的碎片却永远沉 淀下来,似乎这些疼痛组成了父亲的一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所有农民的一 生,而这些病痛使他略微区别于他人。处在病痛中的父亲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而且他干活从不让我插手。

有时看到父亲难以胜任,我跑过去帮忙,父亲沉下脸问:“功课都弄好了”很多时 候,我就这样默默地回转身,看一眼父亲瘦削单薄的背影,泪水便如雨水一样落 下。

父亲啊,你心中究竟深藏着怎样厚重的期待 在我将要毕业的那年春天,新年的爆竹声尚未远去,父亲的肝腹水严 重起来,他时躺时坐,好像特别冷,下床之前让家人先把火盆生好,然后就起来 坐在火盆边,清醒一阵糊涂一阵。我劝他说:“爸,你有空多锻炼锻炼吧!”父亲 低声说:“我已经是土埋半截的人了……”坐在旁边的母亲默默地望我一眼。盆里 的火炙烤得我的脸红彤彤的,我慌乱地垂下头,心里感到彻骨的寒冷。

半个月后,父亲就像被榨干汁水的瓜藤一样,风一吹,轻飘飘地去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父亲一生辛苦操劳,病魔缠身 也不得休息,作为子女,理解尚且不能,更别奢谈报答了。每忆及此,除了愧怍, 就是心痛! 听老辈人讲,人停止呼吸的那一刻,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那么,对 父亲来说,死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又听人说,在世上愈是受苦的人,在天堂愈 有福分。那么,父亲现在是否正享受着天堂里的幸福 荒草萋萋,苍天无语。父亲,愿您安息! 关于父爱的感人故事篇二:民工父亲的“幸福” 刚搬入新居的一天,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从猫眼里往外看:一个陌 生人。他的头发蓬乱,脸上的灰尘和着汗水,眼里露出一种焦灼和茫然。我警惕 地将门打开一条缝,问道:“你找谁”只见那人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从口袋里 哆哆嗦嗦地摸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递过来,用一种近似乞求的语气说:“同志, 我是在您住的这片小区干活的民工。我想请您帮个忙,不知您能不能同意” “什么事,你说吧”我推开他递过来的香烟,一脸狐疑地看着他。

见我态度缓和,他一激动,脸涨得更红了,语速急促地说道“是这样 的,我的儿子马上就要放寒假了,他就要从老家到城里来看我了。孩子说,他想亲眼看看自己的父亲在城里盖的漂亮房子。我想,孩子来了后,我能带他到您家 看看吗房子盖了许多,可我从来不知城里人住在里面的情况,我很难对孩子说清 楚。”这个民工一口气把话说完,然后,一脸企盼地望着我。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位民工父亲是为了让乡下的孩子亲眼目睹自己 在城里的“杰作”,真是一个心细的父亲!我点头答应了。

他见我爽快地答应了,激动地说:“谢谢!谢谢!您可真是个大好人啊! 我问了好几家,人家一听我要带孩子来看看他们家,有的一句话也不说就将门关 上了,有的说我脑子有问题,还有的跟踪我,以为我是坏人。一直看着我走进民 工棚……今天,我可遇到大好人了啊!”他的脸上满是喜悦,眼神里也荡漾出一种 快乐。

几天后,他果然带着一个小男孩来到我家。那男孩十三四岁的样子, 皮肤黝黑,身体结实,还有一双很亮的眼睛。见到我,小男孩有一种怯怯的神情。

父子俩套上我递过来的鞋套,小心翼翼地迈着步子。也许是第一次踩 木地板,他们的步子迈得格外轻缓。我看到一只大手和一只小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两人的目光中有一种扭捏的拘谨。做父亲的好像在努力显示出一种老练和成熟, 只见他边弯下腰,边对儿子讲:“叔叔家住的这套房子就是爸爸所在的建筑公司 盖的。当时盖这栋楼房时,我负责砌墙,你别小看了这砌墙的活,必须做到心细、 手细、眼细,不能有丝毫的偏差。你看。这面墙上原来还留有一个洞口,为的就 是运送砖块、水泥方便,待房屋建好后,再将这洞口堵上。哦,对了,我的中级 工考试也通过了,现在,我也是有文凭的建筑工人了。” 他竭力地想向孩子描绘出自己在城里打拼时的细节,让儿子感受到自 己在城里工作的情景。儿子听了,不停地望著他的父亲,眼睛里流露着一种自豪 和骄傲的神色,同时他又用另一只手握了握父亲的手,父亲的腰板瞬间直了许多。

一会儿,这对父子看完了我的新居,他们几乎是一步步挪着遇到门边 向我告别。突然,这位民工父亲一下子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激动地说:“今天, 是我进城打工以来过得最幸福的一天,我能进入城里人家,感受到了一种城里人 家的温暖,这种幸福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我看到这位民工父亲的眼睛里一片晶 莹。

没想到,在我看来一件简单、普通的事。只不过让这对父子进了我的新房看了看,竟让这位民工父亲这么激动。就这一下子,我感到,我和这位民工 父亲心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周遭氤氲着一种温暖。

父子俩互相搀扶着下楼,只听到孩子对他父亲说:“爸爸,您真了不 起,盖出这么好的房子,城里人住得真舒服,如果我们在城里也能住上您盖的这 么好的房子就好了。”儿子的语气里有种羡慕和向往。父亲爱怜地摸了摸孩子的 头,说道:“傻孩子,这怎么可能呢,不要乱想了。我想,你只要在家里把书念 好了,帮爷爷、奶奶多干点活就行了。

孩子仰起稚气的脸,掷地有声地说道:”怎么不可能我一定好好读书, 将来有出息了。我一定要让您和妈妈住上您在城里盖好的房子,过上和城里人一 样的生活。“ 关于父爱的感人故事篇三:最后的告别 我们的生命中,让人不堪回首的告别比比皆是。

我父亲是个苦孩子,从小父母双亡,13岁时一个人闯荡到上海。后来 进了工厂,扫了盲,过上了一种全新的生活。慢慢地,他从一个炼钢工人升到了 技术员。我母亲是个小学老师,家里有两个男孩子,算不上小康但至少温饱不愁。

父亲是个容易满足的人,而母亲却是个非常有挑战精神的女性。那时 候,母亲辞去了工作下海到外地的私营厂去跑供销,非常辛苦,一周才回来一次。

为了应酬,她学会了喝酒,学会了抽烟。

我遗传了母亲的基因,在课余时间也跟人到处跑,挣点儿零花钱来贴 补家用。那天,我得到一个消息,有个演出小分队需要一个装卸舞台的小工,同 时还可以在开场时上台去跳个舞。我兴奋得不行了,跟父亲说我明天早晨就要走 了。

父亲说,你向学校请假了吗我说,你帮我请吧。父亲说,你母亲明天 中午回来,你等她一下吧。我说,火车等不及了,明早你用自行车驮我去车站。

当时,我们住在闵行,远没有现在这么繁华,那就是个都市里的村庄, 去上海还要坐长途车。父亲骑着他那“二八”的自行车,我背着包坐他身后,夏天 早晨6点多钟,路边已经有人卖早点和晨练了。离车站还有一公里,轮胎爆了。我跳下后座就往车站跑,一边跑一边 还埋怨。父亲推着车在后面追我,我们就这样冲到了长途汽车站。那时是20分钟 一班车,正好有一班到站,我迅速地跳了上去,车门就在我的身后关上了。我看 到站台上,父亲在说着什么,可是,什么都听不见。

我低下头去拿钱买票,这一低头……竟然就是一辈子啊。

父亲就在第二天下午脑溢血去世了,走的时候很安详,面如金纸,没 有留下一句话。我跟着大篷车队在流浪,第4天,上海的朋友们才辗转在徐州下 面的一个煤矿找到我。回到上海,正好是第7天,赶上父亲的追悼会。

之后很长很长的时间,我都闭不上眼。每次闭上眼睛,车站的画面就 出现在眼前:一个大男孩冲上车,低头找钱,连手都没有挥一下。而车站上,一 个中年人,推着车,极力地想说些什么,可是,我听不见,听不见…… 生命中有最好的告别吗其实没有,不管是什么样的告别都伴随着疼痛。

告别伤病,我们要经历很多疼痛;告别离去的亲人,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可是,我们不能避免这些,我们只能对自己说:曾经,这些很爱我们 的人,他们陪伴我们的时间已经够久了;他们要去到另一个城市,那个城市里有 我们更多的亲人,他们在那里团聚了。

有一天,我们也要去那个城市,想到那个城市里有那么多我们熟悉和 爱我们的亲人。

我们就不会害怕了。

钻爱网 www.zuanai.cn

Copyright © 2002-2018 . 钻爱网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08529号-1

Top